作者:尚恩

来看看游戏行业的从业者们在家办公环境如何

因为疫情影响越来越多的游戏公司都改为了远程在家上班,外媒 GamesIndustry 就联系了一些开发者,他们分享了一下最近在家办公的环境与感受。

John Romero 与 Brenda Romero

John Romero 与 Brenda Romero 夫妇俩 是 Romero Games 的联合创始人,目前 Romero Games 正与 Paradox 携手制作一款策略类游戏《罪恶帝国》。在采访中 John 表示她和 Brenda 都单独拥有自己的“办公室”,她平时要用3个屏幕,一个用来打游戏一个用于研究文件资料另外一个用于查看邮件、工作会谈与视频会议等。而她的桌子则是由祖母传下来的,原本是个餐桌,但它年岁有些久远无法负担全家人共同使用,但单独当做书桌来说还是很合适的。

来看看游戏行业的从业者们在家办公环境如何

来看看游戏行业的从业者们在家办公环境如何

来看看游戏行业的从业者们在家办公环境如何

Tru Luv 的 CEO 兼创意总监 Brie Code

Tru Luv 工作室的代表作是一款十分治愈的“赖床模拟器”《#SelfCare》,而 Brie Code 这段时间的工作环境就和《#SelfCare》十分相似。目前,Brie Code 正在一间公寓中隔离,她主要办公的环境就是在床上。每天她醒的很早,先在床上沉思30分钟,然后开始检查邮件与待办事项。每天的生活就围绕着读书、写作和开会上。虽然时不时会把办公位置移到厨房,但总的活动空间还是很小。

来看看游戏行业的从业者们在家办公环境如何

Remedy 创意总监 Sam Lake

25年前,Remedy 从一个车库中走出来,成为了著名的游戏开发公司。对于 Sam Lake 来说,这段时间有点“往日重现”了,他在家办公的位置就是在车库里。Sam 表示,在全家人都居家隔离的时候,只有车库是最安静的地方。为了能够在车库里办公,他还好好收拾了一番,然后随便放个桌子椅子再把笔记本带上就好了。万幸的是,他在车库里刚好能连上家里的 Wi-Fi 只不过在跟同事视频会议的时候,他们总会嘲笑 Sam 一番。

来看看游戏行业的从业者们在家办公环境如何

不过 Sam 也表示这种“简陋”的环境正是他所“需要的”,在这里他就像一个苦行僧一样,只专注于在脑子里构建故事,而且不受任何干扰。而且特意强调这里不是地牢哦,站在桌子上就能看到外面呢。而且能随时离开,是真的哦。(救救我!!!)而同一家公司的 Mikael Kasurinen 办公环境可要比 Sam 舒适多了,还单独做了一张说明图。

来看看游戏行业的从业者们在家办公环境如何

Thatgamecompany 的3D 环境设计师和美术部门经理 Reika Yoshino 与 2D 艺术家 Ashley Coad

Reika Yoshino 和 Ashley Coad 住在一起,所以用两张书桌拼在一起刚好能“模拟”办公室的环境,而且 Reika 感觉这样就有在办公室上班的感觉了。图中是她们餐厅的位置,因为客厅太大了,所以她们把餐桌移了过去。而且家里养了一只小猫,在喂猫的时候也能提醒自己按时吃饭。唯一一点不好的就是没法像在公司一样,坐累了能随时起来走走。

来看看游戏行业的从业者们在家办公环境如何

Ashley 喜欢在工作环境中放上很多艺术作品以激发灵感,因为时刻保持灵感来源十分重要。在上班的时候她喜欢听听音乐或时不时玩一些安静的游戏,以保持思维活跃甚至有助于长时间工作。而且能跟同事一起工作的感觉特别好,能够很好地互相激励,而且不会感到孤单。

PlayerUnknown Productions 执行制作人 Brendan Greene

Brendan Greene 平时办公常用两个电脑,一个 Mac 用于日常沟通联系和写作,Windows 电脑用于查看开发进度并跑一下开发环境。桌子是从宜家随便买的,而且万幸是椅子快递到的很及时。一般工作的时候会在 IDAGIO 上听各种古典乐,就当放个背景声。

来看看游戏行业的从业者们在家办公环境如何

《Her Story》与《Telling Lies》制作人 Sam Barlow

整个团队在今年年初的时候刚刚搬到了新的办公室,但现在大家需要再加办公了。到目前为止对 Sam 的最大挑战来自妻子和两个孩子,大家都要在家办公或者上学,所以他们在纽约紧凑的公寓受到了很大的挑战。Sam 挪开了《Her Story》所获的英国电影和电视艺术学院奖,这样就能给他缺了 N 键的 Mac 挪出个空间,而且 Sam 觉得他这个笔记本一时半会修不了了。

来看看游戏行业的从业者们在家办公环境如何

Phoenix Labs 联合创始人兼 CEO Jesse Houston

Jesse Houston 的“办公室”位于一个僻静的小屋里,刚好能多开同样在家隔离的妻子和孩子们,为了在这屋里办公,他还更换了屋里的照明设备,但是发现电脑的左边音响不出声了。除了在电脑上处理工作内容外,他更多时间使用 iPad 进行一对一的会议和内容审核。

来看看游戏行业的从业者们在家办公环境如何

来自 Tequila Works 的 Raul Rubio

Raul 在家里有好几个工作区,首先左上角是三联屏的“专业工作区”,在这里他可以用一个性能强大的电脑来进行游戏测试,还有一个旧笔记本来存储文档并和团队进行交流。而右上角则是“真实”工作区,随后左下角照片则是“乐高工作区”,一般在日常会议和团队头脑风暴的时候会在这里展开,而且能边开会变拼乐高,最后则是正式且长时间会议的办公区域。

来看看游戏行业的从业者们在家办公环境如何

来看看游戏行业的从业者们在家办公环境如何

《星战前夜》创意总监 Bergur Finnbogason

Bergur Finnbogason 大部分在家工作的位置是在厨房里,但其实家里很多成员总要在厨房进进出出,他具体的工作环境就是餐桌和椅子。而且消噪耳机十分重要,因为没过一段时间,家里三岁和八岁的两个孩子就闲不住了,要闹腾好一会。

来看看游戏行业的从业者们在家办公环境如何

CCP 产品开发副总裁 James Dobrowski

James Dobrowski 表示自己很幸运能有个单独的办公室,而且还有一台配置不错的电脑。最幸运的是,新的椅子到的很及时而且椅子是绝对不能省的地方,老椅子十分难受。另外据 James 介绍,“办公室”里有家人和狗狗的照片,乐高星战系列的奴隶1号来自电影《野蛮人柯南》的一系列亲笔签名海报,和一大顿相当沉重的旧盒装 PC 游戏。

来看看游戏行业的从业者们在家办公环境如何

大家在家办公的环境各不相同,而且对自己“办公室”的评价也有很大差别。虽然在家办公或多或少地影响到了我们生活与工作的时间或空间,但这也是非常时期的无奈之举。我突然想起了星野源此前发起的《在家跳舞吧!》企划,天天闷在家里肯定会有些不适应,但大家的心情可不能低落了,在努力工作之外,还有努力让自己让与你在同一屋檐下的爱人或朋友都开心起来。